《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第16讲:要门与弘愿——善导大师判“要弘二门”而引要门入弘愿

第16讲:要门与弘愿善导大师判要弘二门而引要门入弘愿(三) 净宗法师2006年9月讲于长春般若寺 【善导大师独具慧眼】 请合掌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请放掌。 善导大师在

第16讲:要门与弘愿——善导大师判“要弘二门”而引要门入弘愿(三) 

净宗法师2006年9月讲于长春般若寺

【善导大师独具慧眼】 

请合掌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请放掌。

善导大师在道绰大师分判“圣道门”与“净土门”──整体佛法的基础之上,在净土门之内又细判,有“要门”与“弘愿”。

这个细判的作用,向净土门之外,可以广泛地摄受、导引圣道门所修行“定善”、“散善”诸种根机的众生进入净土门。只要在他原来修学的基础之上回向,所谓“回斯二行,求愿往生”,原来所修持的功德,回向求生极乐,就进入净土“要门”。

“要门”是净土门的方便,它的归结点在阿弥陀佛的“弘愿”。所以,有“要门”、有“弘愿”。

善导大师解释《观经》,和一般的法师解释不一样,他看出这部《观经》当中有两条线索,最后汇归一致。

一个就是释迦牟尼佛应韦提希夫人的请求而广开净土“要门”,详说“十三定观”以及“三福”、“九品”。这是一般的法师都能看得到的层面。

另外一种层面(就是比较深密的、深层次的),所谓“安乐能人,显彰别意之弘愿”,就是在这一部《观经》之中,除了世尊讲说“十三定观”、“三福”、“九品”,还有阿弥陀佛在这当中显明它特别不共的“弘愿”,叫“别意弘愿”。“别”就是特别。有哪些特别呢?下面我们会分析,跟我们一般所讲的观念,是有特别不同之处,叫“别意之弘愿”。这个就是“要弘分判”。

祖师判教都是有他的用意所在,帮助我们抉择教法,能够分辨方便与真实,然后导方便入真实。

下午我们就学习“要弘废立”。这也是我们善导大师一系思想当中的专用名词。“要”是指“要门”;“弘”就是指“弘愿”;“废”是废舍。比如说有三个王子,立了太子做国王,二王子和三王子等于废了,没有做国王,这个叫做“废”和“立”。立一个为主,也不是说太子立为王,二王子、三王子就不让他们存在、杀掉。不是这样,他不是为主的。“废、立”,是我们祖师判教的引导方便。

【“废立”步骤一:为实施权】 

一般来讲,有三个步骤,天台宗也这么解释。在我们这一部《观经》当中,也可以同样说明。所谓的“为实施权”、“开权显实”、“废权立实”,这是一些教相名词。“实”是指真实、真实不虚、究竟了义,称为“实”;“权”是指方便、权假,不是究竟了义,是一种方便导引;“权”在佛法当中,代表是方便的意思,方便权巧,是一种导引的方便。

什么叫“为实施权”呢?为了讲述真实的教法──但真实的教法非常猛利,如果根机不是上根、顿根、成熟的根机,他难以一下接受。所以,为了要讲真实教法,先要施设方便教法,叫“为实施权”。

就像我们和别人谈话,我们心中有我们想的真实的意思,但是,一开口马上讲,显得唐突,或者对方没有思想准备,或者他还不能接受。这个时候,我们语言当中就要带一点善巧方便。我们开始在旁边讲,慢慢讲、慢慢讲,他有点感觉了,再把我们的意思说出一点点,最后和盘托出──我们和别人谈话也有这样的一个方便,不然,很冒然地跑去,不知深浅,可能一下谈不成。

释迦牟尼佛教化我们,费尽了心思,可以讲“种种思量巧方便,选得弥陀弘誓门”,祂就要有方便法门,“为实施权”。为了讲真实的教义,先施设方便的教法,这是第一个步骤。

【“废立”步骤二:开权显实】 

那么,不能老是这样啊!老是这样的话,真实教法还是不能出来啊!

所以,第二个层次,叫做“开权显实”。就是把这个方便权巧的教法开显出来,里面就包含了真实教法,叫“开权显实”。这就是“权”和“实”。“为实施权”的时候,人们只能看见权法,没有看见实法;到了“开权显实”的时候,权法也存在,实法也存在,这两个都能够看到了。

【“废立”步骤三:废权立实】 

可是,这还不是世尊的本怀,世尊就要通过第三个层次,叫做“废权立实”。这个方便已经讲完了,就搁到旁边了,单独地、独独地把真实的教法举扬出来,这个叫做“废权立实”。

我刚才举的这个比喻,大家可以用心考虑。我们跟别人讲话,或者托别人办事,或者有件棘手的事,不太好说,但是非得向这个人说不可。我们就要先去东绕西绕,“最近好吗?身体不错吧!你孩子如何……”先要建立感情,让大家觉得好接近。其实,这个不是我们讲的,这是一种方便。“想要怎么怎么样……”

“你怎么样?”

“我最近有点事,有点难办……”有点想把我们的想法讲出来了。

对方:“那什么事啊?”

慢慢慢慢讲:“哦,你看,我这次来就是这件事,拜托你了……”我们真实的想法就说出来了。

世尊为了教育我们这些傲慢、愚痴、无知的众生,祂老人家很慈悲,只好委曲求全。先不能够和盘托出,先这样讲,那样讲……最后把底盘托出来。

这就是一般我们所讲“废立”这三个层次。

【《观经》“废立”】 

在我们这一部《观经》当中,也有这三个层次,也可以打莲花的比喻──用莲花的比喻来说明。我们净土宗称为莲宗。莲花它有三个次第。莲花外面是莲花叶,里面是莲蓬。

第一个阶段,比如我们到池塘看莲花(我们北方可能莲花少见。有没有见过?应该在画儿上也见过,看我们这里也有?)先是“为莲故花”,就是一开始只能看见个莲苞胎,里面的莲蓬看不到。它是为了收莲子、结莲蓬,才长莲花,这叫“为莲故花”。“莲”是指莲子。

到第二个层次呢?叫“花开莲现”。这花就打开了,里面的莲蓬就看到了。其实,莲花苞包起来的时候,莲蓬就在里面,只是我们没看到──为了收莲子,莲花包起来;到第二“花开莲现”,莲花打开,莲蓬出来了。

“为莲故花”就像那个“为实施权”,莲子代表“实”,果实、真实成熟的,为了这个真实教法,先用权假方便的。

“花开莲现”,就代表“开权显实”,把这个权巧方便的教法打开,暴露出、显示出真实的教法。

莲蓬打开之后,再进一步的成熟,叫“花落莲成”。到最后──大家到莲花池里去看,就看不到莲花瓣,只看见一个莲蓬,孤独的在那个地方,莲花瓣飘落在水池当中,这叫“花落莲成”。

世尊在这一部《观经》当中,也如是为我们开导。到“花落莲成”的时候,就是“废权立实”。

什么是“为莲故花”呢?因为《观经》的梗概,上午我又跟大家说明了一下,“莲”就是指阿弥陀佛的“弘愿”──“一向专念弥陀名号”,就是指专修念佛的教法。这个花,花叶、花瓣很庄严,有保护作用,有引导作用,就是指什么呢?定散十六观──“定善”“十三定观”、“散善”的“三福”、“九品”,就代表莲花叶。那么,“为莲故花”就是说,世尊为了想讲念佛法门,所以来讲“十三定观”和“三福”、“九品”。祂的本意不是讲这些,但是,大家都执着这个,众生都执着自己的自力──骄慢的心态,“我来修行”。为了引导这样的众生,“为莲”,为了引导他们进入专修念佛,先开说“十三定观”和“三福”、“九品”──“定善”、“散善”。这叫第一个层次,“为莲故花”。

像韦提希夫人,她来请求说:“唯愿如来,教我思惟,教我正受。”

“尔时世尊,即便微笑,有五色光,从佛口出”:佛就微笑了,祂为什么微笑呢?“好啊!你这么一问,我就可以讲我心中的阿弥陀佛的念佛法门,阿弥陀佛的本愿了。”但是,还不能马上讲出来,还要先讲什么?“三福”,“欲生彼国者,当修三福”,“一者……,二者……,三者……”然后说“广说众譬”,为你说种种的譬喻、方便,让你可以依据“十三定观”、“三福”、“九品”往生极乐净土,这个叫“为莲故花”。心中深深地藏着阿弥陀佛的本愿念佛。但是,不是一下子说给你,他就先讲“十三定观”、“三福”、“九品”。

在讲的过程当中,“花开莲现”。什么叫“花开莲现”?比如说在讲“定善观”的时候,其中第七观阿弥陀佛就显现出来了,韦提希夫人说:“世尊,你告诉我出苦恼法。”

说是语时,无量寿佛,住立空中,

观世音、大势至,是二大士,侍立左右,

光明炽盛,不可具睹。

这个就显示说:阿弥陀佛的本身,就是我们众生消除苦恼的除苦恼法。尤其在第九“真身观”,“真身观”是“十三定观”的最高潮(观依报不如观正报,观正报,观菩萨眷属不如观佛,极乐世界、讲阿弥陀佛,都有了。种种净土庄严,观音、势至、“普观”、“杂观”都包摄在佛观当中)。就在第九“真身观”当中,第九真身观当中就讲到念佛了,叫“花开莲现”。“现”什么?念佛。第九“真身观”观成就了,就看见阿弥陀佛“六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由旬”这样的佛身,这样的佛身显现出无量的光明,有八万四千相;每一相有八万四千好;每一好又出八万四千光明;每一光明,所谓:

一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

念佛众生,摄取不舍。

这是我们《观经》当中很重要的经文。所谓“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

观佛成就之后,看见佛的光明是摄取那个念佛的人。所以,善导大师在这里就解释说:

何以佛光普照,

唯摄念佛?

“为什么说佛光普照,只是摄取那个念佛的人呢?不是摄取修行其它法门的人呢?”

他就做了三点解释:

一者亲缘,

二者近缘,

三者增上缘。

(这个我们下面再单独学习,现在讲就太多了,不一定明了)

意思是说:“众生口常称念阿弥陀佛,佛则闻之;众生身常礼拜阿弥陀佛,佛则见之。”你拜佛,佛就看到;你念佛,佛就听到;你心中想佛,佛都知道。众生三业和阿弥陀佛三业不相舍离,这叫“亲缘”。

总之,善导大师在这里解释的念佛,就是指我们口中称名,口称弥陀名号。所以,观佛观到最后的结尾,是从观佛走向念佛。在观佛当中,“十三定观”里边,“开权显实”,显示真实的世尊的本意,是要讲称念弥陀名号;显示阿弥陀佛的身相光明──阿弥陀佛身相说法,祂这样的光明摄取念佛人──是代表祂的法义、祂的悲心本愿是要“摄取称念我名号的人”。这个叫做“开权显实”。

在“下辈三品”当中,也讲到念佛了,因为这个“三福”、“九品”,都还属于一种方便引导。在“下辈上品”、“下辈中品”和“下辈下品”这三品当中都讲到念佛,而且是单讲念佛,不讲其余。因为这三品众生都是造恶多端、毫无修持,直到临终,方遇佛法,这么一个根机。对他们来说,种种的“定善”不可修持,种种的“散善”也没有时间去修持了,现在是命到最后一刻,只有这个法门可以救度他,所以,单提念佛,这就是讲称念南无阿弥陀佛。

这之后──“三福”、“九品”、“十三定观”讲完之后,到了《观经》的“流通分”,阿难尊者问佛。“阿难白佛”:

此法之要,

当云何受持?

阿难说:“世尊,你讲的这一部《观经》真是太绝妙了,可是《观经》内容很广博,有定善、有散善、有世福、有戒福、有行福,还有种种观想,这么多教法,它的要点在哪里呢?”“此法之要,当云何受持?”阿难是多闻第一,他有传持佛法的心愿,也有这样的责任,“我应该怎么样来受持呢?怎么样来传授呢?”

佛就给他讲:“阿难啊”:

佛告阿难:

汝好持是语。

“你啊,好好地受持我所说的佛语,佛语真实不虚。”

持是语者,

佛语,这整部《观经》都是佛语,从一开始“十三定观”到最后“九品”都是佛语……

持是语者,

即是持无量寿佛名。

这一句叫做一锤定音。“持是语”,不是持无量寿佛观,也不是持“三福”。是持什么呢?就把这个真实的教法显露出来,单单提这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名号,这才是整部《观经》的心髓和精要,这个才是释迦牟尼佛讲这部《观经》的最后的落脚点。“持名”,“持名念佛”、“执持名号”。到这个时候,叫做“花落莲成”。“定善”也不讲了,“散善”也不咐嘱了(这叫“咐嘱文”,就是最后释迦牟尼佛总结一部《观经》的要点,交待给阿难、咐嘱给他)。不咐嘱观佛法,也不咐嘱其它的种种修行,就把这个名号──说:“你好好持无量寿佛名号!”这个就到了“废权立实”。

【善导大师点睛之笔:《观经》意在“一向专称弥陀佛名”】 

善导大师,就是根据这一句经文,他是智慧之眼特别独到,从这一段经文来体谅释迦牟尼佛讲这一部《观经》的心意和阿弥陀佛的本愿。

所以,善导大师是这么解释这一段经文的:(在《观经疏》的三百一十七页):

上来虽说定散二门之益,

望佛本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