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地下涌出了弥陀大潮,我所认识的慧净上人和净宗法师

这个题目并非来自我的杜撰,而是出自慧净上人之口。 上人首场正式开示时把他本人与敬亭山、净宗法师及弘愿寺的因缘娓娓道来。 虽然他所讲内容乃世俗间事,但仍旧法味无穷。 其中上人提及安徽是

这个题目并非来自我的杜撰,而是出自慧净上人之口。上人首场正式开示时把他本人与敬亭山、净宗法师及弘愿寺的因缘娓娓道来。虽然他所讲内容乃世俗间事,但仍旧法味无穷。其中上人提及安徽是一个灵山秀水之地,自古以来人才辈出,如今更有我们净宗法师所倡导建设的弘愿道场。在弘愿寺参加护法联谊会的几天来,我心底一直不断地升起一种感觉——宣城地下涌出的弥陀大潮,拥有黑洞般的力量(借用佛慧居士语),势不可挡,必将冲破一切业网,冲垮一切魔军,引领百千万亿众生回归极乐家乡!

净宗法师说弘愿寺是白手起家的,最初奠基时只有几十万,如今已建成的一期工程,竟然已耗资几千万,这真是一个奇迹。我想正是由于弥陀拥有奇迹般的力量,才有娑婆世界的这个奇迹。净宗法师说弘愿寺是从法上生出来的,真是一语道破玄机!

走进弘愿寺,不由使人从心底升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寺院很大,用上人的话来形容:宏伟、朴实、不花俏,没有雕龙画凤,但却拥有踏实、坚实的外貌与内涵。恢宏的气势完满地展现了出来。我个人还有另外一些特殊的感受,就是寺院充满了无穷的法味,充满了弥陀的气息:走在寺院里,举目皆见各种凝练的法语:「本愿称名,凡夫入报,平生业成,现生不退」、「涅槃门」等等。来迎殿旁一幅楹联上写道:「红尘虽满三千界到此为止,净土纵隔万亿程应声即来」。这幅楹联给了我特别的安心与法喜。让我感觉弘愿寺像一个飞机场,迎接十方来的苦恼乘客,乘坐莲花专机速速脱离娑婆业海,飞往西方极乐净域,止息这无尽的红尘轮回苦。

所谓道场,有道人所在之场所。寺院再大,再壮观,如没有得道之人,恐也不得称道场。短短的几天里,慧净上人、净宗等诸位法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初见上人是在10月16日晚上,大众从来迎殿两旁排列到寺院大门外,夹道欢迎上人的到来。念佛声中,大众的翘首企盼中,上人从寺院中门而入,合掌和着大众的念佛声,迈着缓缓的步子走向来迎殿。飘逸、从容、洒脱。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俗人。上人到了来迎殿礼佛毕,顾不上吃晚饭,饿着肚子为莲友们做了十几分钟的开示。音声浑厚沉稳,话语凝练有力,干净俐落,条理分明,字字珠玑,掷地有声。以往读上人的书,钦​​仰上人的文才智慧,以为真同上人自己所说的没有辩才、不会讲经。今日方知上人虚怀若谷,谦卑至极,故作此说而已。

上人面容消瘦,个子不算高,但却十分精神,十分有威仪。表情永远都是那么淡定、和蔼。上人笑起来像一个小孩子,天真烂漫,无邪无忧。开会时,净宗法师在中间讲法,上人在旁边面朝大众而坐,一两个小时,除见其口唇上下在动之外,几乎看不到人动一下,一直都是端端正正地坐着念佛。在寺院里偶尔碰见上人,除了见他回答莲友的提问之外,从来不见他与人闲聊。在上人身上,看不到一个多余的动作,听不到一句多余的话。

上人非常谦卑,是一个低调的人。听莲友说,上人准备到弘愿寺之时即打电话给净宗法师说:「不要搞任何的迎请仪式,就让我作为一个普通僧人进入寺院就好了。」结果上人对那天晚上的「兴师动众」心中感到十分不安。莲友们欲顶礼,上人总是摆摆手说:「问讯就可以了!」如果莲友动作快,已经拜下去了,上人就说:「一拜就可以了!」莲友们供养的钱,上人总是毕恭毕敬地用双手接过来。

上人非常慈悲,他会因为看到莲友们两人挤一张窄床睡觉而自己睡不安稳。

最后一天下午与莲友们合影,那天太阳很大,四方莲友争抢着与上人、长老、师父合影。这样就一直在太阳底下连拍了两三个小时。师父们中间只休息了一小会儿。然而上人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厌容,一直静静地端坐在那里,嘴巴不停地在念佛。

一天傍晚,宗福法师邀我们十几个来自广西的莲友在图书馆见面,恰好有一位莲友出门时碰见上人,这位莲友就试着问上人:「我们广西地处边疆,生活困难,能否为我们广西莲友作一次单独开示?」没想到上人十分爽快地就答应了,这让我们大家真是欣喜若狂。吃罢饭,上人即来到图书馆,开始说只能开示十几分钟,后来竟开示了半个钟头。上人劝我们要多多体会、思惟净土宗的宗旨和特色的内涵。告诉我们日常生活中如何去修持。提醒我们广西莲友要拿出收入的十分之一做种种布施,以改变目前贫穷落后的状况。大家听了个个心开意解,踊跃欢喜。真希望开示时间更长一些。

从弘愿寺回来几天了,上人的身影依旧不断地浮现在我眼前。他让我想起古人的那句话:「静水必深。」也让我想起弘一大师那句话:「有才而性缓,定属大才。有智而气和,定为大智!」试想,善导大师的教法断层了千余年,此期间各宗各派的知见渗入到本来清纯的教法中,各种知见如同油和面一样难分,需要何等的智慧才能真正体鉴善导大师之心、体鉴弥陀本怀,然后重新延续善导大师的法脉呢?

最初读净宗法师的《净宗略讲》等几本书,心想:这位法师应该有七、八十岁了吧。因为他出语很是厚重老道,直说到人的心坎上。后来有了VCD碟片,一看吓了一跳,原来是这么年轻。我个人认为净宗法师是一个天才的演讲家,这次身临其境,听他讲法,更是觉得他辩才实在不得了。他口齿伶俐,讲话可说是字正腔圆,南方人、北方人都能听得懂;他思维清晰、​​敏捷、缜密,自在无碍,丝丝入扣,引人入胜。脱口即是妙喻,把很深、很难理解的道理通过一个简单的比喻就说明白了。不时的玩笑语机智而幽默,经常令大众捧腹;众人却在笑后得到深深的启悟。师父的口才,用「出口成章」、「妙语连珠」、「舌绽莲花」之类的词语来形容,我觉得一点都不夸张。弥陀的弘愿与慈悲,就是通过这样一张神奇的妙口迅速传到中华神州大江南北无数充满烦恼与迷惑的众生心中的。

净宗法师人很随和,没有一点架子,见到真人比在电视画面里看还瘦,因而他自称「无量瘦」。他的眼神很锐利,但又很慈和,对每一位莲友都很认真地看,不,是端详。似乎他眼神中在问:有没有念佛啊?

最后一天与法师合影时,居然有幸站在净宗法师身旁,真感觉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接着我旁边的人指着我跟净宗法师介绍说:「这位就是释宗道!」只见师父慈详地微笑着注视着我说:「噢,你在网上写的文章不错啊!」啊!这一刹那,我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害羞的小男孩,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做什么动作好了。慌乱中,我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师父都看过了吗?」「看过了!」师父和蔼地答道。对面摄影师叫看镜头,就没能讲更多的话了。

师父是我的慧命导师,在我最无助、无奈,最无路可走,最感到在「修行」路上几乎要崩溃的时候,出现在我艰苦跋涉的路上,石破天惊地对我说:「你应当舍掉此难行路,另外有一条又平又直又宽的路,且路上有专车直达你想到的地方!」就这样我乘上了弥陀的弘愿专车,安心自在取代了惶恐不安,往生决定取代了往生无望。经上说:善知识是众生解脱的全因缘,我深信无疑。

师父在网上有一篇名为《自题》的偈子:

德行全无深可愧,信心十足每自怜。
若得一人离尘垢,甘洒赤血染碧天。
唯我弥陀慈授手,千万贤俊一时现。
敢将东土三千界,遍种西方九品莲。

最后一句展现了他何等的气魄与胸怀!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从东北胡居士口里得知:师父弘法第一站就是中国最冷的地方——吉林长白山脚下。在那里弘法,要出没在凛冽的寒风中,跋涉在冰雪的世界里。有时甚至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可见他起步是何其的艰难。随着弘法的铺开,要踏遍九州,要筹建寺院,要编著教材,要讲法开示,这些无不由他一人主持,师父真的好辛苦。真是「为我无量寿,累您无量瘦」啊!

这次参加联谊会的居士是来自全国的居士代表(当然我是来滥竽充数的)。一些居士的弘法事迹实在让人咋舌称叹。走在寺院里,不敢小觑任何一个不起眼的「村夫农妇」。这个人有可能在当地领导着几百人的念佛军;那个人可能是大学退休的老教授。这里有农民,有企业家,有文学家,有艺术家,士农工商,各自在自己的位置上推广弥陀救度,各有各的善巧方便。大家相互吸取经验教训,相互赞叹,相互鼓励,共同挑起弥陀家业,其乐融融!

不知前世积了何等的福德,今天能够如此幸运,来到弥陀大潮涌出的中心——宣城。在此得以一睹师父们的尊容,聆听师父们的法音,得以与这么多的「诸上善人」聚会一处。相信不久的将来,一定会看到「诸宗会归净土,莲花开遍五洲」的盛况!

吾粗编一偈:

弥陀大潮出,法界齐钦赞。
慧净续法脉,净宗妙口宣。
四方居士等,敬心力护持。
诸宗会净土,莲花开五洲!

南无阿弥陀佛

(发布者:无量光 欢迎投稿,责编:无量光,网站:佛要救你讨论请进入:佛教论坛)
佛要救你相关文章: